欢迎访问石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行业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正文

银监会证监会欲联手出台城商行IPO标准

发布时间:2012-08-13 10:49:19     阅读次数:      分享到:  

停滞不前的城商行IPO似有解冻迹象。

6月26日,证监会办公厅副巡视员江向阳在陆家嘴(11.99,0.23,1.96%)论坛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证监会正会同包括银监会在内的有关方面,抓紧研究城市商业银行发行上市的有关标准,包括信息披露方面的要求。

“对于各类的企业包括商业银行,只要符合上市条件,证监会总体持积极支持态度。”不过江向阳强调,城商行IPO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中小银行上市指引有望出台

发审文件的参考标准将形成对推荐上市城商行基本经营模式、经营资质、评级标准的基本判断。

来自证监会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企业的最新数据,截至6月21日,共有15家商业银行已正式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

这意味着,从今年2月证监会首次公示发审流程至今,上述拟上市银行的审批状态始终在原地踏步,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没有时间预期,只能等政策。”原先乐观估计年内过会的某城商行董事长告诉记者,“证监会将出台专门的中小银行上市参考标准及相应的审核指引。在有关政策明确后,城商行上市才能放行。”

上述发审文件的参考标准将形成对推荐上市城商行基本经营模式、经营资质、评级标准的基本判断,包括产权清晰、公司治理健全、风险管控能力强;监管指标达标,且监管评级高;具备一定规模且业务较为全面,竞争力和盈利能力较强。

另据记者了解,银行资本构成的稳定性、财务状况、银行补充资本能力;不良贷款和其他不良资产变动趋势、贷款行业集中度;以及公司治理组织机构的完备性等方面,将成为城商行IPO的审核重点。

由于涉及不同监管部门,证监会正按照相应程序与银监会等有关部门做进一步的协商,具体发布时间尚未确定。

江向阳表示,中小商业银行包括城市商业银行的上市工作有特殊性,监管层有责任防止风险的传递,促进银行业和资本市场协调发展。

作为中小商业银行的主力,全国有147家城市商业银行,还有大量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其中,有些银行资质良莠不齐,内控不完善,问题频出,令证监会有诸多顾忌。

中小银行达标压力大

对于一些城商行来说,资本金压力已经凸显,如果年内不完成上市,资本充足率将触监管红线。

相比于发行次级债等融资方式,“IPO因为具有的持续融资功能和带来的品牌效应一直为城商行所热衷。”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2.81,-0.01,-0.35%)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分析。

不久前,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将于2013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按照“办法”,系统重要性银行和其他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分别为11.5%和10.5%。

以上海银行为例,截至2011年末,上海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75%,比2010年末上升1.05个百分点;核心资本充足率为8.74%,较上一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除了上海银行,上述15家拟上市银行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其资本充足率几乎都低于2009年。

对于一些城商行来说,资本金压力因扩张压力已经凸显,如果年内不完成上市,资本充足率将触监管红线。

“对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为代表的中小银行而言,由于资本管理基础相对薄弱,达标‘办法’难度更大,达标期限相对紧张。”毕马威中国大陆银行业主管合伙人于冰表示。

不过考虑到中国国情,“办法”适当安排了过渡期,延迟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达标的时间,设定了6年的资本充足率达标过渡期。此外“办法”显示,银监会将批准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实施内部评级法。

记者获悉,在证监会拟定的上市新标准中,银行的评级指标也将成为重点关注内容。

据了解,工、农、中、建、交以及招商银行(微博)(10.57,-0.28,-2.58%)作为试点银行两年前已经开始尝试建立并试运行内部评级法,现已进行多次预评估。

“随着监管新规的出台,资本是否能及时补充将直接关系到银行监管风险评级和业务的发展。”郭田勇称。

调整业务模式迫在眉睫

业务收入结构相对单一一直是城商行的通病,其收入来源主要靠净息差。而利息净收入占比高的结果必然要消耗大量资本金,给业绩持续增长带来压力。

一直以来,在存贷利差稳定的市场环境下,做大资产规模成为国有银行盈利的杀手锏,这一捷径,几乎被城商行完全复制。三家城商行上市后的规模增长示范效应,也成为城商行群体效仿的榜样。

对此,于冰表示:“在新的资本约束体系下,银行的信贷增长受到严格的资本制约。这意味着过往高速扩张和高盈利增长交替的发展模式将受到严峻挑战,也将促使银行实现从外延式增长向内涵式发展的转变。”

因此,中小银行唯有加快转型,尽快调整业务模式,才能有竞争力,不能再一味地靠规模取胜。

“是否能够及时按照新监管标准的要求实施有效的风险和资本管理、调整资本战略、推动业务转型,也将成为划分国内银行竞争力的重要分水岭。”于冰称。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日前召开的全国城商行监管工作会议上也强调,城市商业银行要加快转变发展方式,走差异化和特色化的发展道路。要找准定位,明确方向。

不过,业务收入结构相对单一一直是城商行的通病,其收入来源主要靠净息差。而利息净收入占比高的结果必然要消耗大量资本金,给业绩持续增长带来压力。据悉,随着第三版巴塞尔协议、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等多项银行监管法规的逐步推出,欧美地区诸多全球银行目前正在重新审视自身的业务模式,据此制定计划并着手进行战略调整。

上一条: 消息称上海市政府将于下周发行89亿元地方债 下一条: 刘明康在第15届国际银行监督官大会上的演讲